价钱不贵销量骤降 元春前活海参不受洛桑全民待

2019-07-26 07:27栏目:三农渔业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据半岛晨报消息,近日记者走访发现,元旦前海参市场出现销售两重天的现象:大连品牌海参销售比较火热,部分品种出现断货的现象,但鲜活海参销量比去年明显下滑。 活海参销量明显减少 年终岁尾,作为热门滋补品,海参进入传统热销旺季。然而,记者调查大连海参市场发现,受雨水天气及南方低价海参入市影响,大连海参价格入秋以来持续低迷,一直维持在70-80元/斤,与养殖成本几乎持平,而往年同等品质的活海参最高可卖到110元/斤左右。 直到一个月前,大连活海参出现季节性断货,活海参市场整体价格才出现明显上涨。目前大连市场活海参零售价格已涨至90-100元/斤,比一个月前每斤上涨20元左右。 对此,大连海中冠海参养殖社负责人张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涨价后的活海参价格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销量却明显减少。仅从他们目前的活海参批发情况来看,销量比去年同期缩水30%左右。 品牌海参卖断货 相比活参遭遇的窘境,一些大品牌海参出现销售火爆甚至断货的现象。记者从獐子岛品牌专卖店采访获悉,十一之前该品牌海参产品再次提价。相比去年,今年该品牌海参整体价格涨幅在20%左右,而该品牌天养系列海参的6个规格中有4个规格出现断货现象。此外,海洋岛、钓鱼岛等有自己底播养殖海域的品牌海参则未因南方海参低价入市而受到明显影响,价格也在节前持续走高。 一位海参批发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大连市海参产业经济总产值已接近百亿元,成为产值最大、利润最高的渔业单品。这块大蛋糕在近两年来吸引越来越多的南方海参品牌来分食市场份额,受此影响,多数海参企业预测,今年大连圈养海参销量恐难超去年。

记者将市场上买回来的湿海带又用水泡了一周之后发现,海带真的脱皮了 近日,西部网网友在论坛发帖称,自己在位于西安市长安区韦曲西街的彤德莱火锅吃饭时,吃出了会脱皮的“假海带”。 海带表皮脱落 露出白色塑料状物质 网友“隐姓埋名”说,海带下进锅里大约10分钟后,捞出来就看到海带表皮脱落,露出里面像白塑料一样的物质。他说,邻桌的客人也点了海带,那些海带还在盘子里时候甚至就已经脱皮。“长这么大每次吃火锅都要吃海带,从没见过这样的海带。” 15日晚上,记者来到网友反映的这家火锅店,随后,记者点了一盘海带,通过肉眼判断、品尝味道后并未发现异常。此外,记者还用手指分别刮蹭未煮和煮熟后的海带,也没有出现网友提供的照片中的表皮脱落的状况。 对于网友所说的“假海带”一事,该店店员表示 “不可能,有问题的话随时来找我们。”当记者问到什么原因会导致海带脱皮时,店员未能给出解释。 到底网友吃到的“脱皮海带”是不是假海带呢?16日上午记者又前往炭市街水产市场寻找答案。 业内:表皮脱落是因为“泡了三四天” 在炭市街水产市场,记者只发现了为数不多的几家店铺在出售海带,如果不是记者挨个询问,几乎找不到海带的藏身之处。反之,其他一些水产或干货都会被店主用大字标示出来。 几位店主纷纷表示,市场上不可能存在“假海带”这种东西。“谁吃海带呢”、“卖不上价钱么”,他们说,出售海带的店铺之所以少就是因为没有利润可赚。 既然没有假海带,那么“脱皮”又是怎么回事呢?一位从事了20多年水产行业的店主说,脱皮其实是因为海带不新鲜,已经出现了腐败。“用水泡的时间太长了,夏天的话差不多三四天就成那个样子了。” 她还说,如果硬要说有“假海带”,最多只可能是染色,不可能用其他东西替代。“染色的话很好鉴别,只要看它泡出来的水是不是清的。 专家:海带中含褐藻胶 吸水后顶破表皮 记者随后又咨询了陕西省食品药品检验所,食品室朱主任说,由于地处内陆,我省目前没有权威的水产研究和检测中心,因此无法对海带表面脱落的原因做出科学解答。 今年9月,“海带造假”的网帖一度疯传。图中,网友捏着一根刚洗过的海带丝,手上沾满绿色的皮,脱皮的海带像根被水浸泡过的宽粉条。据记者观察,西安网友吃出的“假海带”与此类似。 据现代快报报道,连云港市海洋与水产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伏光辉说,表面脱皮不能说明海带造假,因为“海带中含有吸水性特别强的褐藻胶,长时间浸泡就会冒出来,把海带表皮顶破。用手一碰,表皮自然脱落。” 对于专家和摊贩“不太可能存在假海带”的说法,网友“隐姓埋名”仍有疑虑。“话说当年专家也曾说过,地沟油这东西绝对不可能存在,原因在于地沟油做成食用油的成本太高……” 记者实验:一周后 海带真的脱皮了 记者将市场上买回来的湿海带又用水泡了一周之后发现,海带表面脱皮出现了一些水泡状的突起,用手挤破后流出粘液,海带表皮随之脱落。随后,记者又将泡过一周的海带放在热水里煮熟,捞出后用指甲轻轻刮蹭就会有大块表皮脱落,但是与网友提供的图片中近乎透明的“假海带”相比,还是有较大差距。 干海带越干越好 湿海带越厚越好 据记者走访了解,西安市场上的干海带价格在8~12元左右,湿海带价格在4~5元左右。对于海带品质的好与坏,店主们称也没有太大差别。一般来说,干海带的话就是越干越好,易于存放;泡开后的海带则是越厚越好,更有口感。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据青岛早报消息,连续几天冷空气发威,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山前海域部分养殖池结冰达五六厘米厚,几处浅滩积水区也有结冰,但还没有大面积海水结冰现象。天气寒冷,购买海参滋补身体的市民多了,海参货源出现短缺,价格略有上涨,3—4头的海参甚至出现断货。 养殖池冰层6厘米厚 昨天上午9时许,记者在黄岛区山前海域看到,正值落潮,浅滩几处积水的地方出现结冰,将几条停在码头上的渔船冻住。记者往东走了一段距离看到,这里是一片海产品养殖区,有个别池子已经开始结冰了。养殖户老薛的一个海参池子全部被冰封,冰层最厚处为6厘米。“我这池子里养着5000斤海参,个头还不是很大,抵抗力差,如果不将冰层清除,很容易因缺氧发生意外。”老薛告诉记者,昨天一大早,他就招呼几个伙计带着铁锹和镐想将冰捣碎,哪知冰层太厚,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成功。 “我现在正安装线路,准备用喷灌机往池子里灌水,灌下的水会将冰层顶起来,直到将它顶碎。”老薛说,他最担心的是,如果天气继续冷下去,池子里冰层会越来越厚,那样他养殖的海参不可避免会窒息死亡。 养殖池里不见鲍鱼 记者注意到,从灵山卫前海到石嘴子前海,共有养殖池百余个,里面养殖的是清一色的海参,鲍鱼却不见影踪。“鲍鱼不耐寒,往年冬天我们也养在池子里,每当寒流来到时都会死好多,我们损失很大。仅2009年冬天,我就因此损失10万元,当时那个心疼劲儿就不用提了。”在大湾村搞鲍鱼养殖的翟师傅告诉记者,从2010年起,每到秋天,养殖户除了留下少量鲍鱼对外销售外,其余的都运到南方代养。“留下的少量鲍鱼已经被我转移到大棚里去了,我现在那两个露天的池子是空的,就是天再冷我也不怕了。”翟师傅说。 海参销售价格上涨 在黄岛山前海鲜销售市场,海参销售户刘洪峰正在整理刚刚卸下的一批海参。“现在海参的货源短缺,我好不容易从老客户那里进来90公斤货,都是7—9头的,3—4头的直接没货了。”刘洪峰告诉记者,导致货源短缺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养殖户为避免多操心,趁寒流还没来时就将大部分海参处理掉了;二是购买海参的市民明显增多了。 “天冷以后,反而是海参的销售旺季,很多人都来买了滋补身体,提高免疫力。”刘洪峰说,也正因为这两个原因,导致最近海参价格一直上涨。“半月前涨到了85元/斤,最近几天的价格为100元/斤左右。”刘洪峰告诉记者。
销售曲高和寡 难倒上市公司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对老饕来说属贵族般享受的鲜活三文鱼,自打从东方海洋出厂后,却遭遇销售尴尬——超高成本导致其上半年400吨的产能只卖出去10吨。券商机构也从一致看多,反转为集体失语。 一时间,鲜鱼成了烫手山芋,让上市公司和机构进退两难。 三文鱼游进 “豪华包间” 据悉,去年一位券商自营经理赴烟台调研东方海洋,第一次看到活蹦乱跳的三文鱼,这让其惊奇不已。因为国内通常所说的三文鱼要么是冻品,要么是活杀。 “超市卖的一般是冻品,可能是冷冻数月之后的三文鱼,肉发黄,口感不好,我们这边卖十几块钱一斤,超市卖八九十块一斤。另一种是活杀,就是从大西洋捕捞上来之后,直接处理之后空运过来的。这种三文鱼肉发红,一般供应给酒店,价格在四五十块一斤。”经营海鲜数年的大连经销商张老板告诉《金证券》记者,“好多人并不晓得,所谓最新鲜的三文鱼也是死在欧洲海岸线上的。” 据悉,挪威是中国大西洋三文鱼的主要供应国,占90%。国联证券研究员表示,一旦国内近似挪威三文鱼的品种实现量产,那么新增市场潜在空间至少在100亿。 上市公司显然也打起了鲜鱼算盘。早在2010年年报中,东方海洋就表示,公司2010年4月从挪威引进一批鱼卵和苗种繁育设备,目前存量20万尾苗种已顺利从淡水育苗车间移至海水养殖车间。 公司2011年年报则透露,凭借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技术支持,公司建成目前世界最大规模的工厂化三文鱼养殖基地,同时构建了三文鱼工厂化养殖系统,封闭循环水养殖技术与管理水平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看上去游进了“豪华包间”的东方海洋三文鱼比挪威进口的冰鲜鱼品质更高,DHA 含量达 3.7mg/100g,超过挪威网箱养殖鱼2.6 mg/100g的水平;虾青素色度则与挪威三文鱼相当。此外,进口冰鲜三文鱼一般含有寄生虫,但东方海洋至今保持着寄生虫和农药的零检出纪录。 张老板拒养活体鱼 然而奇怪的是,《金证券》记者并没有寻觅到鲜三文鱼的踪影。 江宁众彩是江苏省会南京的水产仓库,《金证券》记者走访了大半个市场,发现没有几家经销商在卖三文鱼。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位张老板。他告诉记者,他有冻品,也有活杀的三文鱼,甚至有整条三文鱼,长达80厘米。但他直言,“我做海鲜生意很多年了,从来没有看到活的三文鱼。”当获悉国内有卖活鱼时,他第一反应是“这玩意不好养吧?” 活的三文鱼确实不好养。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三文鱼卵从挪威引进后,孵化为幼鱼;淡水车间养殖1年左右,将挪到海水车间养殖,一般饲养2年左右后,每条鱼的重量可达2公斤以上。不过,由于进口饲料每吨两万元,按1:1的料肉比测算,1公斤三文鱼的饲料成本在20元,加上约2元/尾的苗种成本,东方海洋的养殖成本比进口三文鱼还要高! 据悉,东方海洋的三文鱼目前出厂价120元/公斤,经销商终端售价约200元/公斤。而张老板活杀的三文鱼,销售价在80-100元/公斤。 成本高倒也罢了,由于三文鱼非常活跃,1天需要换水8次以上,这对经销商来说是个不小的麻烦。 “我又不要欣赏它,养活的三文鱼做什么呢?更何况还有那么多额外的成本。”张老板笑着反问《金证券》记者。 到张老板铺位买三文鱼的很多是熟客。对于活鱼,他们的反应有些冷淡,并不买账。一位男顾客告诉《金证券》记者,三文鱼只要保鲜就行,而且吃的就是深海鱼,人工养殖就没意思了。也有的顾客则怀疑,养殖的三文鱼会不会是变种的。 机构“骑墙派”尴尬 终端不买账,让东方海洋倍加尴尬。《金证券》记者获悉,公司现有具备鲜销资格的三文鱼400吨,但今年上半年销量却不足10吨。 东方海洋内部人士承认,三文鱼销售确实不理想。“公司主打鲜活的概念,但是却忘了,即使经销商兴趣大,由于超额的设备成本和偏高的售价,经销商不会真的行动。另外,现在很多消费者的态度是,进口的肯定比国内养殖的高档、安全,要扭转这个观念,还需要一段时间。” 此前,东方海洋计划到2013年年底,投资1亿元形成年产2600吨三文鱼的产能。然而鱼卖不出去,迫使公司不得不慎重。公司内部人士表示,“现在的方案是,看销售进行车间改造等项目,不会盲目投入。” 东方海洋谨慎了,机构也谨慎了。去年,券商研究员的态度多是兴奋叫好,“三文鱼市场空间极大”、“三文鱼旨在未来”、“三文鱼是新增长点”、“三文鱼惊艳”、“白海参与三文鱼比翼齐飞”的研报标题络绎不绝。时至今日,研报标题悄然变为:“密切关注下半年三文鱼销量”、“期待三文鱼获丰收”、“三文鱼待观察”、“三文鱼等待销售发力”。 一位南方的研究员甚至对《金证券》透露:“估计东方海洋三文鱼这块业务要熄火。” 为什么之前所有研究员齐声唱多,难道没人发现其中的风险吗?上述研究员一语道破潜规则,“要么选择不说,说了就只能说好。”有意思的是,今年9月后,再也没有关于东方海洋三文鱼的研报出现。研究员集体失语之下,东方海洋三文鱼项目的窘境可见一斑。 当然,看好者也有。有机构分析员就认为,随着公司自制饲料,取代进口饲料,未来降低成本也不是没有可能。东方海洋内部人士也表示,“公司确实在自制饲料,而且从9月份开始,加大宣传力度,在酒店举办品鉴会,推广公司的产品。”

版权声明:本文由欧洲杯猜球发布于三农渔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价钱不贵销量骤降 元春前活海参不受洛桑全民待